• |
  • |
  • |
  • |
  • |
  • |
 
舞美大师乔治.西平成长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8/4  阅读:1884次


        关键词:乔治。西平 LED晚会视频制作 宣传片拍摄制作 广告片拍摄制作

        乔治•西平1953年12月31日生于哈萨克斯坦。父亲是个画家,母亲是位数学家,曾经还当过一小段时间的演员。乔治的幼年时期都是在这一地区度过的,17岁的时候他幸运地通过了莫斯科建筑学院层层筛选的入学考试,之后只身前往莫斯科求学。莫斯科建筑学院是一个应用传统教育模式的学校。他那个年代的入学考试很严格,考试科目包括:绘画、绘图、雕塑以及物理、数学等文化科目。乔治说那个时候学校里还有一些经过了斯大林时期以后仍然存活的俄国前卫艺术家们在校授课。在他上学的时候,这些老师很强调对学生空间想像能力的训练。每次上课,老师都会出一个题目,例如“一阵狂风”,然后要求他们用简单的几何形体构造这股狂风在空间当中的形象,材料就只是纸。类似这样的抽象词语或者短语为主题的纸质模型创作训练一做就是两年。乔治觉得那时候的这种训练,对日后他对剧场空间的认识是非常有帮助的。从莫斯科建筑学院毕业以后,他和同学们还成立过建筑设计的俱乐部,他们做一些未来建筑设计的畅想,可以以制作模型的形式,也可以是草图或者文字诗歌的形式。他对于建筑艺术的热爱至今未减,一直都在关注着世界各国的新人新作,特别是从他的舞台设计艺术中体会到他的这份热情。在莫斯科的生活和学习期间他还结交了很多文学艺术圈的朋友,其中包括音乐家、诗人、舞台美术设计师以及导演。

        乔治说他曾经参加过很多比赛,其中有一个把他从建筑师的角色带入到舞台美术设计师的视野,对他人生具有转折意义的比赛是:”New Spontaneous Ideas For TheTheater”一个设在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比赛,就是这个比赛让他对戏剧舞台美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莫斯科建筑学院的学制是五年,乔治毕业的年代还是苏联社会主义时期,是包分配的。他毕业以后被分配到一个国家城市规划单位,专门做国内大城市的规划设计工作。他曾形容过这个工作的大气劲儿:在一整面十几米的大墙上铺满了那种透明的拷贝纸,然后用一特大号的刷子,沾着碳粉在墙上大笔大笔挥刷勾画那些城区道路和主要建设区域的鸟瞰平面图,完全是些只体现大关系的几何形状,目的是只管构思宏观的平面设计,那架势就好像是在创作一幅巨大的抽象画。这个工作他做了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听了之后我就跟了一句,怪不得你的舞台设计都那么巨大,肯定是这工作影响的吧?他想想说:“嗯,有可能。

        在这个单位工作了将近一年左右,他觉得这份工作以及这样的环境不适合自己,就决意要出国去寻找更广阔的天空。他申请到了一家在纽约的HLW建筑公司的工作的机会。1979年乔治独自来到美国闯荡。

        乔治第一次来美国落地就是纽约,从1979年至今有了30多年的时间。初到纽约时他也没有具体的计划要做什么。但是很肯定的是他从来没想过要做戏剧。因为早在莫斯科的时候就被灌输了一个概念“在纽约做戏剧是没饭吃的营生。”——这话部分确实属实。所以他最先是做建筑设计师的工作。最开始他就职于纽约HLM公司工作了大概两年左右,但同时他有感觉到想要做些戏剧方面的事情。

 

        对比建筑艺术来说舞台艺术对于他的吸引就在于舞台艺术的这种非永久性的短暂,以及不可重复、保存的特性让他非常着迷。和建筑的庞大的群体的设计及复杂的功能性相比较,他个人觉得舞台设计的自由度更大,能够更多的展现他的个人设计理念。他还形容说“建筑设计是无法躲过地球引力的要求的,建筑物都一定要实实在在扎根在土地上。但是舞台上就不同了,我们可以做到悬浮,漂移,还有飞翔等各种效果,可以根据想象力构造出充满梦幻的空间。”同时他觉得戏剧是一个综合的艺术形式,戏剧当中有诗歌,有音乐,有雕塑以及绘画等等的艺术形式,不同于在空间中的建筑艺术,舞台设计艺术好像是人脑中的艺术建筑(It is the Architecture of the mind, rather than of the space)。他曾经在俄国认识一些舞台美术师,他们对他的影响很大。在五六十年代的前苏联正是戏剧舞台艺术兴盛的时期,给他的感觉那是一种唯一存在的“活生生”的艺术形式。最后他选择从事戏剧舞台美术设计职业,还因为他认为这行可以用上他各方面的艺术特长。

         1981年,乔治毅然辞掉了建筑事务所的设计师本行的工作,申请进入纽约大学的蒂施(Tisch)艺术学院,攻读舞台美术设计的研究生课程。他在纽约大学(简称NYU)师从:约翰·康科林(JohnConklin)、奥利佛·史密斯(Oliver Smith)、洛伊德·伯林格姆(Lloyd Burlingame)以及电影美术设计的老师史蒂芬·亨德里克森(SteveHendrickson)和服装设计的老师卡瑞·罗宾斯(Carrie Robbins)。

        乔治谈到他在纽约大学接受的舞台美术设计训练和原先在莫斯科建筑学院接受的建筑设计的训练很不一样。在莫斯科的学习过程中,并没有机会真实体现自己的设计或者别人的,但是确给了他们这些学生充分发挥想像的能力。而在纽约大学(Tisch School)的舞台美术设计训练更强调实际的操作能力。光想得好,但是不切实际做不出来是不可取的。这样一来乔治第一年的学习感觉非常不适应,因为他的设计通常都是天马行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很少考虑细节方面的条件限制,这让老师非常头疼,感觉他并不适合这个行业,想让他退学。但是当时的系主任约翰·康科林(John Conklin)非常赏识他的才华,约翰也是后来对他影响最大的老师,他决定再给乔治一年的机会。乔治在一次访谈中谈到,他说“约翰对我的影响并非某一出戏的设计。很多人都认为我没有舞台技术的背景知识,几乎没人认为我能实际体现我的设计,每个人看到我的设计都会说:“不,不,这不行,你不能这么做。”——当然我必须承认我当时确实没有基本的舞台技术的知识,但是这个技术的层面我不认为应该是一个学设计的学生一开始就应该具备的。有些学校和老师是打一开始就教给学生所有的技术知识,让我感觉这样会一下子把学生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禁锢住了。”乔治说在他毕业前,他曾问过他的老师约翰·康科林(John Conklin):“我毕业以后能找到工作吗?”约翰回答说:“你要不然就是失业,要不就是等十年以后进大都会歌剧院做设计。”最终的事实是十六年——十六年以后是他第一次被邀请进入大都会歌剧院作做舞台设计。

         1984年乔治毕业了,他的第一份职业舞台美术设计的工作是李名觉先生给他推荐的,为大卫·米歇尔(David Mitchell)做助理,大卫当时接手的戏是《比洛克西布鲁斯》Biloxi Blues. 那是一出非常复杂的非音乐剧的百老汇大戏。乔治当时的助理工作包括方方面面,很多事情。这样的一次工作经历让他得到了多方面的锻炼,尤其是在舞台技术方面受益匪浅。乔治说:“做这么一个百老汇剧目的设计助理,前后大概两三个月的时间,就好像是对我所学的整个舞台设计课程的全方位的一次考验”。

        乔治出了一本书叫《乔治·西平歌剧工厂》George Tsypin Opera Factory里面介绍的多数是他的歌剧作品。我最初知道他也是因为他的那些著名的歌剧和音乐剧作品。但其实乔治在初期成为著名设计师之前,做过很多的话剧作品的设计。他第一次出道的设计作品是费城戏剧协会的(PhiladelphiaDrama Guild)——《力量与荣耀》The Power and the Glory导演是威廉姆·伍德曼(William Woodman).这个戏公演之后,很快导演彼得·萨拉斯(Peter Sellars)给他打了个电话,想邀请他给自己的歌剧《基督山伯爵》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做设计。乔治回忆道:“当时彼得刚刚在首都华盛顿成立国家剧院,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找我设计这个戏,反正我们做了,而后一个,又一个,我们一共合作了四个戏,都在肯尼迪中心上演。事实上,一开始彼得并不是很喜欢我的作品,他曾经说他喜欢我的设计是因为他们看上去就像是实现不了的,然而这确实是我设计的特点。”另外,彼得那时刚刚去过俄国参观了莫斯科著名的塔甘卡剧院(Taganka Theatre),对其情有独钟,对俄国戏剧文化的些许了解似乎也拉近了彼得与乔治这个俄国人的默契感。

        乔治说他这两份设计的工作都得益于李名觉先生每年主持的克兰贝克(Clambake)名校毕业生作品展。有人就是在这个展览上看到他的设计后跟他联系的(注:Ming是李名觉在美国的称谓。他在2009年之前,每年都在林肯中心或者附近地点举办两天的全美优秀戏剧设计专业学校毕业生的作品展览及讲评活动。最先开始是李老师个人单独讲评每个学生的作品,后来发展到邀请美国戏剧圈著名的设计师、教授、导演、编剧等等行内的人都来参加,给予学生们意见和建议,同时帮助他们确立自己毕业后的工作方向)。

        乔治在纽约工作和生活了将近30年,他非常热爱这个城市。从他的作品中就可以直接感受到,尤其是他的雕塑和装置艺术作品。舞台美术设计是他的主业,在业余的时间里,乔治喜欢拿着相机穿行于城市中去寻找灵感,同时沉迷于将自己永不停歇的创作灵感付诸实践,不停地雕塑,铸模,翻模,然后再带着徒弟们扛着这些雕塑,装置到城市的各个角落去进行拍摄,就好像是用心地要将他的作品来源于城市同时再将他们还愿到这座城市的景象中去。

        乔治在北京的讲座中也特别提到:“一个你生活的城市是最好的创作灵感的源泉。“一个切身感受和体会着的环境在他看来是最好的素材。纽约的摩天大楼,纽约的钢筋铁骨,纽约的灯火阑珊,多多少少都可以在乔治的作品中感受到。乔治很强调说,在他的创作源中重要的部分是他生活的这个城市,“艺术来源于生活”看来是普世应用的道理。


 


 
  • 电话咨询

  • 18691637570
  • 18182653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