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周本义:把美丽带给舞台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8/4  阅读:1868次


        关键词:周本义 舞美设计 LED晚会视频制作 广告片拍摄制作 宣传片拍摄制作

        1950年8月份的一天,一位在上海街头饿着肚子、四处寻找工作的贫穷青年,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一则上海戏剧专科学校的招生简章,“舞台美术技术专科,那是学什么的?”好奇的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前去报名。没想到这一去,他与舞美设计结下了不解之缘,50多年来,其经手舞美设计的作品多达180多部,横跨20多个剧种,曾5次获得过文化部“文华舞美”大奖,被誉为“中国戏剧舞台舞美第一人”,他就是周本义。

        舞台美术设计,是戏剧和其他舞台演出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作用是根据剧本的内容和演出要求,通过人物造型和景物造型塑造角色形象、渲染舞台气氛。1950年,带着对“舞台美术技术专科”的好奇,19岁的周本义前去报名并被录取,但一想到自己连饭都吃不饱,周本义却高兴不起来。“入学需要收费吗?若要缴学费我就来不了了。”他忧心忡忡地问负责招聘的老师。一位面目慈祥的老师马上亲切地对他说:“那要看你家里的情况,你先来吧。”这位老师的话语打消了周本义的顾虑,就这样,他获得了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周本义之后才知,那位老师就是当时学校的校长——熊佛西,是中国话剧的奠基人之一。

        周本义非常珍惜这次宝贵的学习机会。当时戏剧学校有很多外出表演的机会,装台工作都是由舞美系的学生来完成,不怕辛苦的他每次都冲在最前面帮忙布置。每逢有外出表演,他就跟着剧团,抢着搬运舞台道具,舞台道具放车上的位置、先后顺序都有讲究,否则车子就装不下,周本义对此都熟稔于心。车子经常没位置可坐,他就趴在堆满道具的车上面,跟着剧团的车外出表演。

         1955年,周本义通过选拔考试,被派遣至前苏联列宁格勒(现为俄罗斯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深造。周本义告诉记者,自己是那批留学生中画画基础最差的,能获得出国留学的机会是非常幸运的。刚到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学习时,由于美术基本功太差,老师对他画的作品很不满意,有一次生气地说:“画得那么差,你还是回去吧!”周本义感到非常羞愧,鼻子一酸,背过身去差一点哭出来。

         第一学期解剖课考试时,周本义就考了个不及格,“当时我抽到一个绘画的题目,要求画出手臂和胳膊的同时,还要说出里面36条血管的具体分布位置,我没能完成。”为不拖后腿,周本义在暑假勤奋补习,直到现在,他仍能清楚地记得那36条血管的分布位置。在留学的日子里,周本义每天课程基本如下:早上学习两节素描和三节油画课,五年下来,不知不觉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功底。

        自1960年回国后,周本义就一直留在上海戏剧学院。在担任白先勇版《游园惊梦》的舞美设计时,为剧情需要,周本义设计了简洁易变的台区构成,并提议在舞台中央设置一片绿茵,深化剧本主题,广泛受到好评。

        1998年召开广东省第十届运动会,周本义被邀请担任开幕式的舞台美术设计,按照之前常用的办法,是用人群组成一幅拼图来呈现邓小平的画像。周本义不走旧套路,他精心设计了这么一个场景:让演员们随着伴奏《春天的故事》进场,组成圈晕,越来越大,音乐一完,全场灯光亮起,此时主题突显,观众豁然开朗:改革开放,“邓小平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那“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流动气势,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亮点。

        《典妻》的舞美创作是周本义最得意的作品之一。2002年,甬剧《典妻》的演出曾惊动一时,被广泛认为是地方剧种走向都市化的成功范例。该剧根据柔石小说《为奴隶的母亲》改编而成,讲述的是民国时期,浙东农村一贫穷人家因丈夫赌博酗酒,家中幼子久病不愈,妻子被典当给秀才,替其传宗接代的悲惨故事。

        开场时,伴随着哗哗的溪水声,舞台大幕徐徐拉开,舞台上出现了青砖黑瓦的深宅大院,湿湿的青石板、山影、薄雾、茅屋、小桥组成了一幅唯美的画面,令观众惊讶的是,舞台上竟然有一条真实的小溪在淌淌流水,女主人公春宝娘正在溪边洗着衣服。这逼真的舞台布景,立即深深吸引了在场的观众。

        《典妻》原先的剧本中并没有大宅门场景的戏,细心的周本义在柔石故乡采风时受祠堂的大宅门启发,他建议导演设置了一道大宅门,门的内外构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戏中,春宝娘“一步一徘徊”,从一种境遇跨越到另外一种境遇。这个物景的运用,为揭示剧中内涵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谈到自己的创作习惯,周本义有自己独特的方式,在着手戏剧的舞台设计前,对剧本要形成自己的想法,对剧本中的人物情感难以把握的,从不勉强去做,不搞那些生硬拼凑上去的元素堆砌。周本义告诉记者,单纯的元素堆砌、罗列是一种没有能力的表现,要做到简列,从很多东西中发掘出,减法选择最有表现力的东西。

        受老院长熊佛西的影响,周本义特别注重教育学生的方式,性格和蔼的他很少大声冲学生说话,他的课大多是即兴教学,学生们都很喜欢他的课。但他对学生作品的要求是非常“挑剔”的。平时做课堂作业,若学生的作品不好,或是作品中缺乏“亮点”时,周本义就用“沉默”给予回应,“我并不责骂他们,通常就故意不理睬学生,让学生自己去领悟、修改,直到让我看到有亮点的作品为止。”

       有一次,周本义研修班的一个学生交的油画作品非常随意,周本义看后很不满意,他不动声色地将作品拿回给他。之后连续3天,周本义都没有理睬那位学生,那位学生很不自在,憋了几天,他又重新提交了作品。周本义见到作品质量明显改善,一扫脸上的阴霾,当即跟他讨论起作品来。

         多年后,这位学生已是学有所成,而周老师“无言的惩罚”方式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学院教授,周本义教过的学生成为了各类艺术舞台上的佼佼者,有著名的艺术家陈逸飞、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舞美总设计师韩立勋、北京奥运会上以“焰火脚印”闻名的烟火总设计师蔡国强、“上戏”院长韩生……

        如今,已是83岁高龄的周本义仍坚持每天站立作画四五个小时,“只要站在画板前,就不会感觉到累,特别是写生,挺好玩的。”周本义笑着告诉记者。



 
  • 电话咨询

  • 18691637570
  • 18182653030